耳廓挫伤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她的左耳回来了 [复制链接]

1#
中医白癜风医院在哪 http://m.39.net/baidianfeng/a_7180047.html

一份特殊的妇女节礼物

出院后的第9天,文丽依旧不太敢照镜子。

因为做手术被剃掉的头发还没怎么长出来,而在过去的33年里,头发一直是她的保护色。

只有披散着头发,她缺损的左耳和额头上大片的疤痕才不会被人看到。

“三四岁时,我妈带我坐公交车,邻座的人们都会问我的耳朵是怎么回事。”自有记忆起,文丽便从外界好奇的目光中意识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后来文丽从大人的口中得知,在她0个月大时,被长辈抱在灶台旁吃饭,不知是谁碰翻了火炉上的锅子,滚烫的粥自上而下,将她浇了个遍。因为这次意外,文丽的左耳耳廓近乎缺失,额头上也留下了大面积疤痕。

自那时起,文丽的周围时常出现异样的眼光,同学没轻没重的玩笑,落在小女孩敏感的心上,加重了她的自卑。“同学们总是说我长得很‘奇怪’,不愿意和我交朋友。”

而最让文丽无法释怀的,是来自老师的嘲讽。

“那时候,班上有个老师会体罚同学,有次我犯了个小错,结果他就当着大家的面说我‘连耳朵都没法拧’,当时台下好多同学都在笑。”

文丽不是没有勇敢过,渴望友谊的她也曾试图主动结交朋友。有一次她鼓足勇气走上前和几位同学搭话,却只得到了面对面被无视的尴尬。

几年后,当父母因为家庭经济困难劝说文丽辍学时,她很快就答应了,因为“自己在学校待着也不快乐”。

一个十几岁女孩,早早辍学进厂打工,她选择了一个待遇相对没那么好的工作,因为“大一点的工厂都要求佩戴口罩,把头发扎起来。”而她需要头发遮挡住疤痕。

下定决心让“左耳”重生

年,刚满20岁的文丽结婚了。

丈夫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回忆起两人相识的过程,文丽如今也觉得过于草率。年纪轻轻的她,因为常年独来独往,还不懂得爱情是什么。只觉得到了结婚的年纪,对方也同意,那就结婚吧,好像很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但是婚后的生活却并不如意,丈夫渐渐表现出的不耐烦,让文丽陷入自我怀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都是错的,无论做什么都不对。”而深深刺痛她的,是丈夫和婆婆言语中对她耳朵的嫌弃。

又是因为耳朵。

日积月累的委屈,让文丽终于下定决心离开这种生活,年,文丽主动提出了离婚,并踏上了修复耳朵的艰辛之路。

两年间,文丽一边在服装厂做缝纫工积攒存款,一边多次到上海求医,但高昂的手术费用,不是只靠踩缝纫机就能攒够的。

年2月,医院咨询,从医生口中得知自己的情况能申请“新氧美丽计划”的公益救助,没准可以少承担些费用。实际上,文丽之前也听说过其他公益活动,但是想申请的时候觉得其他人更需要救助,自己捐过款,就是没申请过救助。

然而疫情以来,进入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加剧了文丽的困扰,耳再造手术是等不得了。

手术8个小时,有望00%成活

深思熟虑后,文丽提交了救助申请,在对接过程中,她结识了志愿者杨帆。

据杨帆回忆,年月7日,她在志愿者工作群里看到了文丽的公益申请信息,随即与文丽取得了联系,22日两个人进行了第一次视频通话,屏幕对面的文丽留着一头披肩长发,容貌清秀。

“她的发型是标准的黑长直,头上还戴着可爱的发饰,一看就知道是爱美的姑娘。”

在交流中,杨帆了解到,文丽在服装厂的月收入不到元,除了自己在外打工的生活开支,还要承担年迈父母的生活和医药费用。因得知信息的渠道不够,也未有被救助的意识,文丽从未申请过残疾证,也不知道如何申请。

“这个项目主要面向经济困难的体表缺陷患者,文丽的情况符合救助的标准。”在杨帆的帮助下,文丽的贫困证明、家庭收入流水等资料很快就通过了审批。2年2月0日,医院进行手术治疗。

然而,文丽的手术比想象中要更难。

由于创伤时间较久,文丽左耳周围的区域均形成了瘢痕组织,缺乏正常手术必备的皮肤组织条件,常规的治疗方案对文丽并不适用。经过慎重讨论,医疗团队决定为文丽制定“自体肋软骨+筋膜皮瓣”的耳再造手术方案。

“相对于其他方法,文丽的耳再造手术取材难度更高、治疗难度也更大。”文丽的主治医生——医院整形外科主任江华表示。

2月日,历经8个小时,文丽的手术顺利结束。“手术后,无论皮瓣、筋膜瓣还是植皮,都达到几乎00%成活,伤口也实现了顺利愈合。”江华说。

“我终于帮到了她,能让她做任何想做的新发型。”得知文丽手术成功的消息,杨帆格外激动,“所有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

现在文丽仍处于术后恢复期,她坦言自己很期盼拆线那一天的到来,尽管左耳的再造效果还无法看到,心里也很忐忑,但她已经准备好迎接全新的生活。

被忽视的角落

从女孩到女人,文丽的左耳终于在“迟到”了33年后,重新“长”了出来。

只是,命运的玩笑从未停止过,如今还有很多体表缺陷患者仍然处在被忽视的角落,亟需社会救助。

《中国伤情预防报告》统计,我国每年发生意外导致创伤事件约万人次。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的加快,生产安全事故、交通事故和环境污染等因素的影响,都不同程度地增加了体表缺陷的风险。

在经济状况相对落后地区,留守老人和儿童也是意外创伤的多发人群。黔西南布依医院整形烧伤科医生邓凡表示,在农村地区,一些家庭仍然采用生火取暖和做饭的传统方式,为意外烧烫伤的发生带来隐患。

除了意外事故创伤,先天性出生缺陷也是体表缺陷群体的主要来源。数据显示,我国每年约有80-20万缺陷儿出生,其中体表缺陷或畸形者占比超30%,其中小耳畸形、多指并指、唇腭裂等最为常见。大部分体表缺陷患者,在日常生活中都会面临社交自信降低的困境。

“体表缺陷应该及早治疗,拖延治疗,既为后续的修复增加难度,也会为患者的生活带来不利影响。”邓凡表示。

然而,在现实中,许多体表缺陷患者却面临着“治疗难”的普遍问题。

首要的就是费用问题。邓凡称:“许多体表缺陷患者的情况不属于医保报销的范围,因为医保报销主要针对功能性障碍的体表缺陷疾病,如果患者只是体表畸形但并未造成功能障碍,那治疗的费用就需要自己承担。”

邓凡表示,除了疾病类型,致病成因也是一些患者无法报销的原因。“比如一些患者是因为违规操作受伤或者由第三方造成创伤,这种情况也无法按照医保来报销。”

在邓凡所面诊的体表缺陷患者中,无法享受医保报销的人数占总体的一半。面对动辄十几万元的手术费用,许多低收入的体表缺陷患者只能选择放弃。

经济因素之外,缺乏科学的治疗观念也是导致体表缺陷患者延误治疗的一大原因。

受文化水平和传统观念影响,一些体表缺陷患者并没有及时进行正规治疗的意识,反而更愿意采用本地偏方自行治疗,这往往导致创面加深感染,造成更加严重的体表缺陷。

此外,还有很多患者把整形外科与美容画等号,并不了解唇腭裂、多指等先天性缺陷和后天意外事故导致的外伤也在整形外科的治疗范畴。

重建美丽人生

如何帮助体表缺陷患者走出“治疗难”的困境?

文丽的经历让人们看到,以“新氧美丽计划”为代表的公益救医院、医生、社会爱心人士开放参与的模式,凝聚力量为体表缺陷群体解决医治难题。

目前全国已有2医院、医院成为“新氧美丽计划”的定点合作医疗机构。随着公益帮扶力量的增加,受助规模也在不断扩大。截至年末,累计筛查患者位,截止2年2月底,已有00位和文丽一样的家庭经济困难的体表缺陷患者在这一计划资助下完成治疗。

“这个计划主要面向那些经济困难的患者群体,让很多患者减轻了治疗的经济压力。”邓凡表示,在为患者提供费用支持外,这一项目还整合了医疗专家资源,多次深入各地乡村开展义诊。

以杨帆为代表的新氧用户,也在义诊活动的影响下,成为了公益志愿者。杨帆回忆称,去年5月,她看到平台上关于耳畸形、烧烫伤患者修复救助的公益活动,了解到许多体表缺陷患者饱受疾病之苦,于是便萌生了参与公益的想法。经过线上注册申请和资格审核,在今年月正式成为了一名志愿者。

“我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们做点事,减轻他们的痛苦。”在杨帆看来,医美平台的公益项目不仅为患者提供了救助,同时也改变了很多人的认知。以前人们谈到医美,只会将其与美容整形挂钩,而现在人们还会意识到,原来医美也可以创造更多社会价值,帮助体表缺陷患者修复创伤,回归健康生活。

在“医病”之外,对体表缺陷患者的“医心”也显得尤为重要。“很多患者都像文丽一样遭受过外貌歧视,甚至身体暴力,这让他们的内心变得十分自卑。”志愿者杨帆说,为了帮助患者减轻心理压力,志愿者们在沟通交流的过程中,也会充当“知心好友”的角色,给予患者心理安慰和鼓励。

从“让自己变美”到“帮助他人变美”,新氧公益正在构建一个人人都可以参与的公益救助开放平台。“公益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企业的事,是整个行业和整个社会的事,需要大家的力量,共同参与其中。”新氧公益相关负责人表示,希望未来有更多像文丽一样的体表缺陷患者可以走出困境,重建美丽人生。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公布手机号后发生了什么?亳州市委书记这样说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合集#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